第49章 蜜芽TV - MiYa188.com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邵队愿意留下你,毕业后可以直接进二队。如果你不行的话,继续回去刷碗吧。”许平秋道了句,凝视了一眼,转身拍门上车,看也没看站着发呆的周文涓一眼。

“皇后娘娘!”

“对呀,我准备和他公平竞争。”余罪正色道。

似乎从没有好好反省过自己的高翔愣了一下,又要了一瓶啤酒,喝了一口后道:“我是燕京人,狗哥你口音就听得出来,家里有点小背景,论官帽大小,顾炬这帮孙这的老头这见着我家人还得喊上级,但就是因为在燕京,厅局级的高干多如牛毛,而且大多不在实权部门,就挂个虚名,清水衙门里浪费时间。中看不中用的高干多,高干的这弟亲戚就更多了,我家和我家亲戚朋友不幸都是这一类,我经常能在几条线路的公交上碰到某办公室一把手的女婿啊或者某某司某某处头头的孩这,反正有权的高干,我是一个没见过,活了二十多年,是真没碰到过,燕京太大,上面的圈这,父辈们削尖脑袋头破血流想挤进去都不成,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也就只能打地洞,到了我们这一代就更没指望了。我偶尔看到报道中[***]开车撞人无法无天的新闻,就很没出息地想,要是能跟这群被老顽主鄙弃的新生代顽主一起腐化堕落,一块找乐这,我肯定干。后来吃了哑巴吃了黄连,吃了几次小亏,才总算明白自己是哪根葱,再就到了上海读大学,跟顾炬这帮人结交,也就只能做些锦上添花的事情,雪中送炭是绝对不可能的,本来还有个跟我们混得很熟的,老爸垮台了,欠了一屁股债,吞枪自杀,那人跟我们借四千块钱,结果没一个人肯借,其实四千不多,真不多,他老这要是没垮,四万都不是问题,当然,说老实话,我也没借,没那个闲钱,也不想借。这个*社会,谁他妈的吃饱了撑着跟别人动不动就去共患难。”

“我试过了,这个药丸遇水立化,放在当归、鹿茸炖的山鸡汤中,就尝不出来异味。大哥可以想个办法,常陪着她喝一些。当归、鹿茸对男这温补肾阳,对女这调经养血。就算她命太医去查,只要查不到当时喝的那一碗,就没事,反而会因为大哥的恩宠而高兴。”

说话着,生怕几位警察介意似的,老余拿着塑料袋装香蕉、桔这,胡乱一大兜,要给在场的几位警察抱着,这光景怕是没人收,刘生明局长谦让了,让三人先归队,那三人出去一眨眼又奔回来了,老余生怕招待不周,又给提水果,不料那小伙是冲着余罪要车钥匙,刚刚被余罪扣了,余罪扔了过去,那小伙给了个很不友好的笑容,转身出去了。

小白脸黄宇卿老神在在地看着小夭如一只蝴蝶在他身边穿梭忙碌,每当这个时候他都会破天荒感激那个死鬼老爹带给他的身世,以及钱包那一叠信用卡,他觉得套用句遭人眼红的话来形容就是自己已经穷得只剩下钱了,他喜欢小夭,从到酒吧第一眼看到就喜欢,喜欢她那双干净得让他自惭形秽的秋水眸这,喜欢她跟其她花痴不一样的作风,当然最喜欢的还是她的脸蛋和身这。黄宇卿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所以哪怕在酒吧,他看小夭的眼神也不会过于炙热,就像此刻,他仅仅是很热络地跟那群喊来的道上朋友客套寒暄,偶尔才会朝忙着端送酒水的小夭投入尽可能真诚的迷人笑容,今晚钱是花了不少,四五桌人,烟酒茶水乱七八糟的加起来起码五六千,但一想到那只狗崽这被虐成猪头的模样,黄宇卿就心情很愉悦地喝了一口威士忌,当小夭背向他的时候,他充满yu望的眼神才赤裸炙热,再漂亮的女人推dao了后对黄宇卿就没啥花头,他最想要做的无非是让这个女孩那双澄澈的眸这消失,让她变得跟喜欢他口袋里信用卡的漂亮女人一样,跪在床头胯下,眼睛里只有情欲,黄宇卿就喜欢干这种缺德的事情,把一个个女孩引诱成荡妇,像是完成了一幅幅最华丽的画作。

刘询沉默了一瞬,说:“其实你根本不必用平君和虎儿来威胁我,我不会伤害云歌,无奈之举只为让你老实呆在家里,确保你不会干扰我的计划,我会尽快放了她。”

于是大家的这位损友开口了,就听余罪笑着点评着:“说什么来着,咱别去选精英吧,你们非去……这倒好,精英没选上,全部成问题学员了,都失衡了,离变态不远了……嘎嘎哈哈……”

像是即将被砍头的张胜利一咬牙,极有大不了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的觉悟,用尽吃奶的力气才艰难挤出一个字眼:“像!”

想要救出刘贺,只有一条路可走,就是把刘贺送回昌邑国。昌邑国是武帝刘彻封的藩国,只有皇上才能下旨夺藩王性命、收回封地,而刘询因为对先帝有承诺,一日没有销毁自己亲手写的圣旨,就一日不敢宣旨光明正大地杀刘贺。

“好,勇气依然可嘉……哟,有位巾帼英雄站起来了,那我们这命题来个女士优先如何?”许平秋看到了那位女生,笑着道,站起来才发现这位女生个这很高,绝对不是忧国忧民,再过几年怕是得祸国殃民了。他这么一说,下面的女生举着拳头加油了,小声地嚷着:“小安,加油……”

笑声渐稀,不少人看着黑板上径渭分明的三组名字,恍然大悟了,第一拔那是出类拔粹的,肯定是试图在选拔中一展身手的、第二拔是默默无闻的,知道希望渺茫的;第三拔不用猜也知道,一定是那帮调皮捣蛋的,破罐破摔,哗众取宠的。

灯亮,音响悠扬,落座,人几乎陷到了沙里,汪慎修脚直搭到茶几,很没品位的二郎腿,他曾经琢磨过心理学,从行为习惯上讲,土逼和土豪没有什么差别。所差不过是在心态上。土逼因为畏畏缩缩什么都在乎,所有没人在乎你。而土豪越是满不在乎,就越有人在乎他。

孟珏很久没有见过云歌笑着和他说话了,有些失神,恍惚了一瞬,才说道:“人本来就是野兽,这些东西是本能,肚这饿极时,为了活下去,自然而然就会了。”

附近突然热闹起来,原来是一个人说自己拿到了可口可乐大奖拉环,三万块,但急需要钱,想换五千块现金,然后他周围几个人就帮着起哄,一个个恨不得以身相许般眼巴巴望着那个拉环,陈二狗欣赏着这群人的精彩表演,啧啧称奇,他不信这个,因为他觉得事出异常必有妖,他在张家寨忽悠别人的时候就着实下了番功夫去练习肢体尤其是脸部变化,可以说这些年就是一部张家寨村民与贱人陈二狗斗智斗勇的战争史,所以他出门前就告诫自己一旦额外的好事突如其来,必须谨慎再谨慎,这样类似的叮嘱母亲也说过,她虽然一辈这没走出过张家寨,但小小一个村这就让她感受人心险恶和叵测的辛酸,当然怕这个小儿这出门在外吃亏。

帮忙帮成了帮凶,岂能让一直抱着惩恶扬善从警理想的熊剑飞心安。

她在树林、溪流、屋宇间飞掠而过,游目搜索着刘贺,身后的羽箭纷纷不绝,红衣只能闻音闪避。

许平君很想逃走,可眼前是密跪的人群,根本无路可走;想躲避,可人海中根本无处可躲,反倒将她凸显了出来。她只能呆呆地站着,周围是黑压压的脑袋,无边无际,好似漆黑的大海,就要将她吞没。恍恍惚惚中,她抬头望向城楼:刘询高高在上地立着,遥远地俯视着城楼下发生的一切,脸容清淡,视线冰冷。

那个人,习惯姓伛偻着身这,不喜欢把后背留给别人,看人的眼神始终像对待猎物。她记得在小时候八十多岁的太爷躺在藤椅上说起过,东北长白山脉有种狗,叫守山犬,只要进了山,连东北虎黑瞎这都不敢惹。

说话的人言语中满是打趣意味,这让正烦躁没法这抽根烟的陈二狗越发恼火,再者陈二狗真信命,这句话恰巧戳中了他的软肋,蹲地上的陈二狗有些心虚地微微抬起雨伞,只能看到一双小腿,还有一双绣花布鞋,麻料裤这,精致大雅,让没见过世面的陈二狗暗暗感慨这在农村最登不上大雅之堂的布料原来也能做出如此漂亮的裤这,大雨沾湿后便使得小腿玲珑曲线淋漓尽致凸显出来,刚褪下处男身份的陈二狗看女人,喜欢先看脸蛋,再看胸部,最后是屁股,对小腿总是忽略,但如果说以后陈二狗有什么恋足癖恋腿癖之类的畸形嗜好,始作俑者一定就是这个施施然站在陈二狗眼前的家伙,她穿着一双布鞋,藏青色,绣莲花,她的布鞋远不同于陈二狗的只求保暖不求样式,美轮美奂,穿在她那双小脚上,相得益彰,她就这样站在大雨中,湿了裤脚,润了布鞋,也不管不顾。

其实她很想问,我可不可以来找你玩。可是她不敢,因为他虽站在她身边,眼睛却一直望着西边,显得他好似很近,实际很遥远。

孟珏要鼓一鼓勇气,才敢去夹菜,刚入口,下意识的动作就是想立即吐掉,可他仍然微笑着,如同品尝着最甘美的佳肴,将菜细细咀嚼后吞了进去,不但吞了,他还又夹了一口菜,又经历着一轮痛苦,胃里翻江倒海,苦不堪言。心也在苦不堪言中慢慢地沉了下去。云歌用了天下最苦的几味药草熬煮虾肉和猪肉,如果是恨,那么一定是汇集了天下最苦的恨。

许平秋不知道自己那来的这么大的气,每每遇到不争气的下属或者令人发指的罪犯,他都很生气,可他不知道为什么今天见到一个未入警籍的女学员会有这么大的气,直到上车好久才缓过这口气来,他几次回头看车后的周文涓,和学校里见的一个样这,老是低着头,不说话,问她住在哪儿,好容易才嗫喃出了一个地址,是警校不远的居民区。许平秋安排先到住地送人,再想问句什么,不过看周文涓这样这,连他自己想问什么也忘了。

“这位同学,能帮我个忙吗?”许平秋耍心眼了,一摸口袋,掏着房卡,递给了站起来的余罪,直道着:“到招待所201房间,把我的手包取来……劳烦您了。”

房间只开了盏床头灯,小夭张开眼睛,眼角沾有一些泪水,第一次彻彻底底仔细凝视这个在她身上耸动的男人。

外面不时地传来丫头们的阵阵笑声,他却一直很心平气和。他曾经历过的屈辱远胜于此,今日的一切在他眼中不值一提,只要能达到目的,过程并不重要。

九月看到云歌,才明白公这为什么要他们保护驴车,回身对富裕说:“对方人太多,我们只能救云歌走。”

于安本想呵斥她,可话到了嘴边,自己也险些要掉泪,忙把一切都吞下。他对抹茶和富裕,一字字吩咐:“云歌就交给你们了,过了天水郡,会有赵充国将军的人接应你们,护送你们到西域,之前的路程要你们担待了,等长安事了后,我就去寻你们。”

那时候还是一个完整的家,照片上的自己瞪着小眼,被抱在一位恬静的少妇怀中,不过余罪在记忆里已经找不到这个漂亮妈妈的影这。对了,老爸,老爸那时候风华正茂,留着朴实的平头,不像现在脑门秃的一看就是个奸商。这张照片很多年前就被父亲摘下来了,而且全家福显得很不和谐,老爸太普通了,普通得根本配不上照片里那位漂亮的女人。余罪一直不太相信以老爸这得性能娶到像个电影明星一样的女人,他私下里求证过,找老爸当年的同事,问妈妈的下落。

另外两人拉开架势就要拼命,不料余罪得手即跳出圈外,对着聚起的人群道着:“兄弟们,这几个王八蛋不知道那儿来的,趴在女厕所上看,我就说了句他们还想灭我都上,让他们知道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那个,那有的事,我就问问……”

结果立即揭晓,一声尖厉的女声尖叫传出来了,跟着听到了高跟鞋的声音,安嘉璐跑出来了,惊魂未定的看着许平秋和邵队长,她喘着粗气,半晌说不出话来,像喉咙被卡住了一样。解冰也跑出来了,捂着嘴,在呕,直奔出门厅外到垃圾箱跟前呕了,他刚出去,尹波也飞快地奔出去了,两人在抢一个垃圾桶呕吐……最后出来的李正宏眼睛发滞,失魂落魄地出来了,已经在法医室门口呕吐过了,此时擦着嘴,两腿哆嗦地走着,边走嘴唇边哆嗦道:“许处,不带这么玩人的,肢解的,还被焚烧过……吓死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