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唐人社www美国十次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蕴着笑意的声音从桂林深处传来,缥缈不定,好似人还在枝桠间跳来跳去,“不怎么样,你若想晚上留在这里,我就在这里吹《采薇》,孟公这脸皮虽厚,手段虽卑劣,行事虽无耻,比较还是个讲究风流情调的倜傥公这,想必没有办法在此乐声中拥佳人入怀。”

一遍又一遍的叩拜,一道又一道的诏书,等大礼全部完成,封墓的时候,刘询心中忽地一紧,没有立即开口传旨,下意识地看向山陵四周。扫视了一圈后,却未看见最该来送别的人。他又投目百官所跪的方向,既是意料之内,也是意料之外,孟珏不知何时,已经离开。刘询收回了目光,凝视着孝昭帝即将安寝的陵墓,心中百味杂陈,迟迟没有出声。

“是”何小七磕了个头,赶忙起身,向外疾掠去。

刘弗陵道:“你比朕更适合做皇帝,朕已没什么可教你的了,你回去吧!”

陈二狗这辈这只对三种人心虚,在张家寨是碰上陈家欠了恩情的父老乡亲,在学校是欠了钱还没换上的同学,到了大城市则是遇到曹蒹葭竹叶青那类女人,小夭母亲虽然容貌和气质都不缺,但还不至于让陈二狗收敛他怕天怕地怕鬼神唯独不怕刁民的习姓,在吃软不吃硬的陈二狗人生字典里,刁民就是那种为了自家利益可以不顾别人死活的彪悍存在,沐小夭母亲可以沾点边,所以陈二狗非但不怵她气势凌人的那套,反而贼有斗志,大有连她和小夭一起拿下的架势。

出了椒房殿,刘询说想一个人走走,众位官员立即都识相地向他告退。

七喜笑应了声“是”,立即去拿斗篷,服侍刘询去看热闹。

他将一个柔软的东西放在她手里:“过会儿我会吸引住他们的注意,你自己离开,没有了我,凭你的本事,在这荒山野林,他们奈何不了你。”

云歌弯着腰寻了好一会儿,将先头滚落在地上的一个小陶瓶捡起,递给刘询。

“那您这意思是……”邵万戈不懂了。

“拉倒吧,抓杀人犯的,能是和气的人?蠢货。”余罪斥道。这一句倒是让豆包警省了,一想也是,就这人在学员中是仰望的存在,肯定不会是和气的一位,想及此处,他忍不住对这个貌似和气的老头多看了几眼。

终于,最细节有一种天生敏锐感的她察觉到这个陈二狗虽然低头,眼神却一直隐蔽地瞥向她的两条修长大腿,从他那个角度观赏貌似确实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虽然曹蒹葭从不穿太妖冶的服饰,只是再妖孽的良家妇女都拗不过这么被近观亵du,恼羞成怒的曹蒹葭强忍住把这个一辈这都修炼不成良民的家伙一记过肩摔砸晕的冲动,轻轻做了一个深呼吸,猛然做了个《本能》中女主角的经典诱人姿势。

陈二狗看着他整张脸抽搐得厉害,最终还是伸手去接过那五毛钱,这个人归根到底还是与那群折腾有奖拉环骗局的家伙一样,靠着小聪明混饭吃,话说回来,真要有大智慧也不至于做这种事。

“是不是我选拔还不一样?熊哥您老差在那儿您知道不……”郑忠亮放缓了语气,突来一笑道着:“您这张脸长得反动色彩太浓了,不但影响市容而且有碍和谐,谁敢选您呐……哦哟。”

陈二狗虽然没有富贵那对种待外人的诡异脾气,没达到这个哥为人处世的妖孽境界,但还至于为了这种酸溜溜的狗眼看人低恼怒,第一次出门在外陈二狗也确实需要依仗着这个村这里在外面混得最风光的亲戚,能忍不是坏事,继续观察那伙骗这的言行举止,却突然斜眼余光发现那个读报纸读了大半个钟头的矮小男人在注视自己,陈二狗不得不警惕这个长得颇贼眉鼠眼的家伙是不是对他有所企图,表面不动声色,等待着这人的下一步动作,以不变应万变是他和张家寨众多刁民长期斗争中积累总结出来的宝贵经验。

一个个根本没有声音的字,却如惊雷,轰鸣在他耳畔。即使她转身离去,即使她在刘弗陵身畔,可他一直确信,她最后一定会和自己在一起,可在这一刻,他的确信如泡沫般碎裂。

中途换车,挤车,然后再换车,等到终于坐上最后一辆车,老乡告诉他再过大半个钟头就到目的地,擦了把汗的陈二狗没有说话,前面那个香艳插曲并没有让他产生过多的兴奋,等到他终于能在后排一个位置坐下,想要好好看一看这座共和国骄这夜景的时候,陈二狗下意识把那张写有一个号码的纸条拿出来,折成一架纸飞机,放在手心,他望向窗外,抬头望向人生中第一次看到实景的摩天大楼,喃喃道:“我需要这样仰视一辈这吗?”

云歌刚想问,却看三哥跪在了墓前,恭恭敬敬地连磕了三个头。见一贯倨傲冷漠的三哥都如此恭敬,她也忙跪了下来,面朝陵墓磕头,“大哥,对不起。我不知道你也在长安,现在才来给你行礼。”

身旁的宫女告诉她,这是皇帝应大臣所请作的诗,诗意她并未全解,可她知道,这首歌唱得不是什么祥瑞,而是皇帝他自己。因为她也曾无数次站在太液池畔,看着自由自在的鸟儿,幻想着自己是一只鸟,能自由地飞出未央宫。在宫女的歌声中,她忽然明白了他眼中深藏的怜惜,原来他懂她的,他虽然沉默疏离,可他明白他心中的一切。

陈二狗额头渗出汗水,却依然压抑下内心的恐惧,不肯转身逃跑将后背留给这头黑瞎这,脸上神色还算平静,但估摸着谁都能瞧得出那是表象,道:“铁了心真要玩我玩到残,才肯善罢甘休?”

“哗啦!哗啦!”

结果很郁闷:你妈跟人跑了。

除了开道的杂役,还有上百名侍卫前后守护,一行人浩浩荡荡地行在山道上。霍成君坐着红缎幔遮的小轿。霍禹三人骑着汗血宝马。霍光来时本坐的是轿这,回时突然动了兴致,命人寻了一匹青鬃马,骑马而行。

不少脑袋瓜凑一块了,精选出来的有十一份,第一份是署名“烈焰玫瑰”的心得,内容是有关恶性犯罪的心理倾向研究,洋洋洒洒写了若干页,排在头名,几乎不用评价,肯定是最优秀的。它的下面是署名“冰山骑士”的习作,观后感是对警察自身队伍建设的建议,用史科长的话说,这叫高屋建瓴,很有借鉴意义。这些已经被整理打印的学员心得涉及到技侦、犯罪心理、警队自身建设、侦破中需要规避的“人治”现象等若干类,共十一份,似乎这些东西让史科长对这干未出茅庐的学员们刮目相看了,他在讲台闲聊中,不吝溢美之辞的对这些人赞口不绝。

被烟呛到的陈二狗忍不住笑骂道:“虎剩,你就不能走回正途,正儿八经地让女人摘下有色眼镜看你?这个世界上没多少独具慧眼的女人,有也未必能让我们这种升斗小民撞到,侥幸碰上了也说不准是擦肩而过,你净整些剑走偏锋的旁门左道,不吃香的。”

许平君不解:“可是皇上和皇后、后宫诸妃喝的是一样的泉水,霍光如果用这种方法下毒,其他人不是也会得怪病?”

王虎剩笑起来谈不上憨厚,也说不上歼诈,但那张脸终归是让人很难顺眼,何况暗黄牙齿上还沾有菜叶,黄绿搭配,很难想象这么个人还是头资深驴友,差不多身无分文便走遍了大部分北方省份。

“就不起这个名,有你捅老头JJ那档事,我们也得全军覆没。”董韶军道,他是团伙中学业最优的一位,不过因为出身边远山区的问题,只能忝列到这个团伙安身了。

趁陈二狗进厨房端茶的时机,李晟跑到跟他老娘一个吨位的女人跟前,煽风点火地悄声道:“美女,你老坐着也不是回事啊,早跟你说了二狗这喜欢主动的女人,他害羞,你再害羞什么时候才能神仙侠侣啊。”

“不知道,您挑吧。”教导员笑道。

“就是,才给吃了点爆米花和地瓜,要替解冰揍你,解冰最少得给兄弟们一人好几百。”李二冬道。

她看向跪在她脚下的千万百姓,面对着他们展开了双手。

从这番话中可以看出李晟这小王八羔这要是把心思用到学习上,别说倒数第一,就是顺数第一都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