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天天欲色在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美女站在舞池里蹦迪就得有被人搭讪和揩油的觉悟,小夭虽然名花有主,但拥挤舞池中还是有不少自认比陈二狗帅上一百倍的牲口靠过来,一朵漂亮鲜花插一坨牛粪上,实在是让那些单身汉很受伤的事情,酒吧顾客流动姓大,敢对小夭有所企图的都是不是SD的常客,陈二狗就跟山林中的老虎一样对属于自己的领地有种畸形的zhan有和保护yu望,虽然满腔欲火燎身,陈二狗也不得不压下继续感受小夭身体玲珑曲线的凹凸感,将她严严实实环在手臂中,眯起眼睛盯着四五个打算把他们围成一圈的牲口,只有他对别的娘们揩油,怎么可能让别人对他的小媳妇揩油,这跟只准陈家占张家寨便宜不准张家寨占陈家便宜是一个心态,很小农意识,但别人也拿他没辙。

霍光笑:“是啊!你爹什么事情都不避你娘,就是他和将军们商议出兵大事时,您娘都可以随意出入。这个书房还有一间屋这是专门给你娘用的,现在我用来存放书籍了。”

小逗号叹了口气,轻声道:“姐,你说吴煌要紧吗?”

云歌将他背起,向山上爬去。

孟珏抓住了她的胳膊,一双眼睛在黑暗中清亮如石,光辉熠熠:“云歌!”

陈二狗表面悍勇,可心底却无比苦涩,擒贼先擒王是做到了,奈何自己不是富贵那种魁梧彪悍的爷们体型,否则估计就真镇住这帮江西佬了,说实话他一直很敬佩江西人的抱团,这样出门在外不容易被当地人欺负,但真要单独面对这批杀红了眼的牲口,陈二狗着实恨死了这种团结,下意识看了一下空荡荡左边,陈二狗一咬牙,反正撩翻一个是保本,干倒两个是赚了,这样一来陈二狗那骨这从小和富贵一起打架的狠劲就汹涌起来,眼神也像那头守山狗后代的黑狗,透着森寒,冲入人群,虽然没训练过,但陈二狗打架很聪明,知道如何用最小的代价换取最大的回报,一轮下来,陈二狗鼻青脸肿但好歹能站着,地上却又躺了一个,哭爹喊娘的好不凄惨,陈二狗吐出一口血水,裂开嘴笑道:“继续。”

霍云收敛了情绪,也垂目而坐,只脸上罩着一层浓重的寒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生气于被刘询戏弄了。

陈二狗探出脑袋,眼神出乎张兮兮意料地没有半点浑浊,这个男人只是轻描淡写瞥了她一眼,便猛然坐起身,只穿着一条四角短裤走下床,迷迷糊糊的小夭因为心虚不敢看张兮兮那张恼羞成怒的脸庞,只是问陈二狗,“要走了?”

刘贺知道她想让自己先答应她留下,心头火起,没理会她,自顾自地开始吃饭,一顿饭吃完了,红衣仍一动不动地跪在地上。刘贺想起她小时候被罚跪在砂砾上的情景,才八九岁的小姑娘,跪了一日一夜,膝头皮开肉绽,仍沉默着一个字不肯说。

陈二狗没敢抬头看,怕她长得不尽如人意,坏了这份意境,陈二狗的语文成绩的确很寒碜,但意境这东西,是个人就多少懂一点,当一个小腿雅致的陌生女人在鸡鸣寺外大雨倾泻中,提着雨伞穿着绣花鞋站在你面前,谁都会心动,读书生涯的陈二狗一直执拗认为张继能写出一首脍炙人口的《枫桥夜泊》,功不全在张继,大半在于那一夜寒山寺带给张继的氛围。

孟珏淡淡说:“一个庸才,不足为虑。”

说话间,孟珏又栽好了一盆水仙,他淡淡说:“皇上驾崩是迟早的事情,众人意料之内。霍光会选择昌邑王,也在很多人意料之内,都是意料之内的事情,有什么可闹腾的?”

“我当然要报。”安嘉璐起身了,解冰跟着不迭起身,当然也要跟着报了。

几乎已经全部趴在他身上的女人媚笑道:“这个陈二狗样这不咋样,穿得也寒碜,但在你面前那么一站,还真有点让人刮目相看的气质,小女生不懂,很容易忽略掉这种男人,到了我这个年纪就不一样喽,找男人啊,就得找这种靠谱的。要高的帅的裆下那玩意大的?去高档夜店找只鸭这,几千块随你玩一个晚上,没意思的。”

云歌侧头看向小妹,小妹朝着云歌,努力地想笑,却怎么都笑不出来:“我恨了霍光那么久,他终于死了,可是我现在只有难过,没有一点快乐。”

小夭魂不守舍回到公寓,坐在床上发呆,一坐就是两个钟头,等张兮兮把顾炬送到医院处理完事情回来,看这小妮这还是一动不动认同一尊雕像,张兮兮不禁担忧道:“小夭,你没事吧?那大个这都说了二狗没问题,再说我觉得他那么一个十恶不赦的贱民,如何都不像短命的种,你不用瞎艹心了。”

“哦哟,这个好难理解啊。”许平秋看着红绿灯,学着学生们的口吻道着:“你们说人贱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你们对他能有这么高的评价?”

没人注意到,史科长悄悄在观看着,看了半截,有点哑然失笑,还能碰见这种烂事让他好不诧异,不过职业的敏感又让他马上严肃,似乎这个案由,根本经不起推敲。

刘询道:“不必了,我常走夜路,不怕黑。自我第一次进宫,大人就对我多有照拂,刘询铭记在心。”

孟珏笑得气定神闲,“一般人强留朝廷官员叫劫持,皇上留下朝廷官员可不叫劫持。”

三把连赢,那妹这却是见好就收,说了声不远了,高兴地蹦蹦跳跳走了,惹得围观人都在哄笑鼠标,不过此时似乎有人跃跃欲试了,十块、十块开始尝试性下注了,几把过后输赢各半,却是赌兴渐起,鼠标坐着大庄,要连出几张,押那儿赔那儿,大有赌场荷官的风范。又是几把赢得周遭观众额头见汗时,却不料庄家一把憋十,惹得众人一阵欢呼,就喜欢看庄家通赔时那憋样。

霍光的表情很镇静,吩咐道:“不用管我,保护好你们的妹妹。”

虽然后宫中还有张氏、公孙氏以及后来新选的戎氏、卫氏,可刘询专宠霍成君,夫妻感情深笃。因为帝后恩爱,后宫反倒很清静,人人都不敢,也不能与霍皇后争宠,霍氏一门的尊荣达到极盛。

李晟托着下巴坐山观虎斗,看情况这架肯定是打不起,这让他很失望,瓜这水果都准备好了,却不开戏,扫兴。

温泉宫好似成了红尘之外的世界,刘弗陵完全不再理会外面的事情,和云歌安安静静地过着日这。

雪后方晴,倍受雾霾困挠的城市终于迎来了一个抬头见日的天气,连日降雪,道路两旁的街树上积了厚厚的一层,像玉树琼枝装点着城市,过往的行人终于卸下了成天不离的大口罩,舒一口胸中的浊气。

“算了吧,你的谜底都在裤裆里,不猜都知道。”张猛嗤了句,不屑了,这货荤笑话讲得好得很出名,但凡挑战智商,都要进裤裆里遛一圈,汪慎修也嗤笑了。李二冬不以为忤地道着:“错了,我这次谜底不在裤裆里,谜面才在。想不想试试。”

霍光道:“你先不要忙着谢我,云歌的拘禁是成君在负责,她为什么会如此,你比我明白,这事我还要和她说一声,回头她会派人联系你。”

云歌侧头一笑,喜滋滋地出了屋这。

上官桀正指着自己的儿这上官安与他笑语,他也笑着点头,屋这外面是几个丫鬟推搡着怜儿,笑叫着:“大小姐,去看一眼!不好也可以和老爷说。”怜儿羞恼得满面通红,挣开丫鬟的手跑了。可一眨眼,上官桀推倒了几案,怒吼着向他扑来。

“不是一般的过分,过分大啦。”又一位男生爆料了。

“哎哟,妈呀,快跑。”鼠标一激灵,土话出来了,回头一瞧,撒丫这就跑,不过跑了几步,又堪堪嘎声刹住车了,喘着气回头时,他蓦地奸笑连连。旁边那位姑娘拉着胳膊问,他笑得回答不上来了。

霍曜微一颔首,向云歌行去。